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您当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学网>>苏厨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大饼

更新时间:2019-10-06??作者:二子从周
苏厨?第五百八十八章 大饼
第五百八十八章大饼

高相爷瘫在躺椅上:“国朝七十才请致仕,你还有四十几年翻腾,少废话,赶紧,早起就空着肚子呢。”

说完又起身:“等等,我看你怎么弄。”

苏油将粥熬上,然后麻利地给草鱼剔骨,一半划片,一半切丁,笑道:“食材越好,做法就简单。”

看着苏油手里剔鱼尖刀来回翻转,高相爷叹为观止:“你这肚子里也真是个杂货铺,啥都难不倒。”

苏油笑道:“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这话出自《论语》,孔子说自己小时候生活艰难,所以会干杂活。贵族老爷会这些吗,他们当然不会。

高相爷翻起白眼:“所以你跟夫子一样得意是吧?”

苏油说道:“对呀,以前艰辛的生活,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财富。”

高相爷立刻怼了回去:“你可得了吧,你艰辛到了几岁?五岁?六岁?啊你暴露了!你就是生下来就是明白人,不然为什么这么说?我就不记得五岁前的事情!”

两人就这样笑闹着,混没有一点高官的模样。

高相爷翻出个碟子,倒了酱油,加了些芥末,一边取过苏油切好的鱼肉片蘸着吃,一边说道:“朝中的事儿,看不明白了。”

苏油将鱼片码味,将鱼丁上浆,裹粉,饭后将冬笋,水发香菇切丁。

切冬笋的时候,苏油停了一下,叹息道:“监察御史里行张戬的事情你听说没?”

高相爷点头:“又一个你说的那啥……铁头。”

这是才发生的事情,张戬一封奏章,弹劾所有宰执,不论是变法派还是保守派。

韩绛徇从安石,曾公亮、陈升之、赵拚依违不能救正恶法,吕惠卿刻薄辩给,李定邪谄,就差没有大骂赵顼是昏君。

曾公亮俛首不答,王安石以扇掩面而笑,戬怒曰:“戬之狂直,宜为公笑,然天下之笑公者不少矣!”

陈升之从旁劝解,张戬掉头:“公亦不得为无罪!”让陈升之面有愧色。

苏油继续切笋丁:“铁头救不了时政,张戬已经被贬监司竹监了,就在凤翔。听说自打到了司竹监后,就举家不再食笋了。”

高相爷就笑得吭哧吭哧的:“看看人家这人品,再看看你们蜀人。”

妈蛋这也能地域黑,苏油怒了:“邓文约好歹也是状元及第,为了当官脸都不要了。不过他是双流人!跟我眉山一文钱关系没有!”

邓绾,字文约,成都双流人。举进士,为礼部第一。

就在前两个月,这娃在庆州任上上书:“陛下得伊吕之佐,作青苗等法,民莫不歌舞圣泽。以臣所见宁州观之,知一路皆然;以一路观之,知天下皆然。诚不世之良法,愿勿移于浮议而坚行之。”

又贻王安石以书颂,极其佞谀。

于是王安石推荐神宗召见。

庆州本来就是边州,结果正逢西夏入寇,宋神宗主要询问边境问题,事后陈升之、冯京以绾练边事,想让他回去。

邓绾听到很不高兴:“急急忙忙召我来,却又让我回去?”

这娃在汴京就住在眉山会所,于是有老乡逗他:“那你觉得朝廷该给你个什么官儿?”

邓绾说道:“怎么都该是馆阁吧?”

乡人鄙薄其为人,继续逗他:“难道做不得谏官吗?”

邓绾点头:“这个职务也还行,恰如其分。”

第二天,敕命送到,果然除集贤校理、检正中书孔目房。接着王安石让他同知谏院。

在汴京的老乡,皆笑且骂,邓绾不以为耻:“笑骂随你们笑骂,最后这好官还不是给我做了?”

这种人,苏油是绝对不敢有牵扯的,直接给四通商号带信,邓文约住在眉山会所,给钱了吗?没给让他结账,也不用赶人,就照普通商贾办理,七日一结。

老子不敢与他有怨,可更不敢于他有恩!

但是老邓这次操作可以说异常精准,知谏院这个位置,王安石急需有自己人来填充,推荐李定失败后,王安石面临无人可用的尴尬局面,邓绾的及时出现让他大喜过望。

苏油开始下熟猪油,只烧至五成热,下鱼丁过油至色白散籽,倒入漏勺沥油。

再下少许猪油,然后下姜末、葱末、冬笋丁、冬菇丁略炒,加入鸡肉松和食盐烧沸,下料酒,水淀粉勾成白汁。

高相爷抽着鼻子说道:“幸好吕惠卿丁忧,不然你军器监一番努力,还不是拱手送人?诶我说你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打住!”苏油白了他一眼,接着倒入鱼丁,轻轻颠动炒锅,使白汁包住鱼丁:“这话要传出去,吕吉甫岂不恨我刻骨?人家死了父亲,成了我运气好?相爷你可给我留条命吧……”

高相爷嘿嘿笑道:“这就是你此番前来的意思吧?靠真香!”

苏油再加了少许明油,起锅装盘,在粥锅中放入香菇片,再放入鱼片、姜丝,搅散,煮至粥沸,倒入香芹末,最后加少许盐搅拌均匀:“好了,薇儿等半天了,去那边边吃边说。”

吃苏油做的饭,规矩高士林明白得很,那就是饭桌上头无身份。

堂堂使相摆碗布筷,还给石薇添粥。

苏油给石薇舀了一勺鱼丁,自己挑了一筷子,然后说道:“相爷……”

高士林筷子一横:“停!吃饭就专心吃饭!等吃过半饱再说,鲜滑爽嫩,弟妹还真是有福气……”

石薇浅浅一笑:“夫君太忙了,我都许久没有吃到他做的东西了。”

高士林更加开心:“那这回可是沾了弟妹的光。”

吃到一半,苏油才道:“军器监是在陛下从内库拨给六十万贯,加上四通商号卖出解盐股份得到的六十万贯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不能掌握在外人手里。”

“小妹如今在给宗室培育人才,军器监里的管事,也大多来自内廷,高家,和石家。”

“王相公新法变革第一刀就砍向了宗室。我的意思,得给他们某条出路。军器监,就是最好的选择。”

“今后的军器监,核心军工产业,如铳,炮,弹药,归于宗室;其外围军品产业,如冶金,铸锻,化工,归于勋贵;再外围如军粮,衣被,帐篷,以及一些可以转为民品的项目,对外公开,大家公开竞争即可。相爷觉得如何?”

高士林立刻意识到关键问题:“谁给钱?”

苏油笑道:“采购权,当然是枢密院的,不然文官们不会安静的。内廷也有部分采购,但毕竟是少数。至于今后嘛……今后的事情今后再说了……现在才刚刚开始,订单几十年后都还很充裕。”

高士林知道苏油的意思了,这个饼超级大,而且接下来几十年可能都会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

就目前的宗室,宗亲,勋贵来讲,属于内行的,只有他自己。

当然他也不懂技术,但是是体系中的人,至少知道怎么用懂技术的人。

这是个绝对的好差事,高士林不由得有些患得患失:“这是,陛下的意思?”

苏油说道:“现在还不是,不过陛下万几宸函,自己职务上的这些事情,我们做臣子的,要替陛下想到,不然用我们干嘛?”

苏厨?第五百八十八章 大饼
上一章 ?|? 苏厨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