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您当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学网>>汉当更强

第四百零九章 战略错误

更新时间:2019-10-05??作者:吴老狼
汉当更强?第四百零九章 战略错误
既不愿放弃已经吃到嘴边的临江肥肉,又想为了以大局为重,韩信提出的分兵策略虽然被刘老三采纳,但严格来说,这个策略其实相当冒险,因为南阳军本来就是本小利薄实力不足,南北分兵数百里两线作战,不但是对南阳军钱粮后勤的严峻考验,还极有可能会给敌人把南阳军各个击破的机会。

不过还好,南阳军战略形势实在太好了——至少在刘老三决定分兵时还是如此,汉军两大兵团的主力已经在赵地战场泥足深陷,留守中路的汉军兵力只够自保,根本没有力量发起大规模反击,再加上南阳军又在南郡缴获到了大把钱粮以战养战,无须再靠南阳后方供给钱粮,再加上秋收在即,留守南阳的萧何可以放心大胆的搬空仓库供给北线作战,所以南阳军依然还是大胆的执行了这个战略计划。

战略时机得当,战术方面当然更加没有问题——这点就连南阳军的死对头项康都承认,所以还在韩信统领南阳军随同西楚军南线兵团北上的期间,武关附近的丹水县城里,就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意外事件——南阳军的丹水县丞,因为办事不力出了差错,被丹水县令当众臭骂了一顿,还扬言说要把情况向宛城禀报,请留守宛城的萧何下令罢免县丞。

再接着,因为事情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的缘故,这一情况当然很快被汉军细作报告到了武关,然后虽然也没让武关汉军太过在意,却也十分成功的在武关汉军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还是来看韩信这边的情况,按照既定计划,北上到了襄城之后,刘项联军很快就沿着汝水逆流而上,先是抵达了郏县,然后继续向着目前被汉军控制的梁县开拔,摆出了准备绕开汉军重点守卫的缑氏防线,取道梁县直接杀入三川腹地的模样。

而在此期间,颖川境内的南阳军机动部队,则按照韩信的命令,集结到了阳城一带,既负责防范三川汉军从缑氏南下抄袭刘项联军的背后,又放出谣言,声称说刘项联军要再攻缑氏,北上切断汉军主力与关中后方的联络,以此迷惑汉军的判断,也逼迫三川汉军抽调兵力增援缑氏,削弱三川汉军不是很多的机动兵力。

与此同时,因为颖川南阳军肩负重任的缘故,南阳本土的南阳军自然顺理成章的担起了押送粮草和保护粮道的重任,不断抽调兵力北上之后,南阳本土上本就不多的南阳军自然更遭削弱,导致南阳军的最大后方南阳腹地益发空虚,也逐渐让汉中汉军变成了一把可以随时捅进南阳军腹地的尖刀。

“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接下来就看郦商匹夫什么时候上当了。”

做好了这些安排布置后,刘项联军也已经顺利开抵到了三川郡最南端的梁县城下,然后依照兵家正理,刘项联军一边积极准备各种攻城武器,一边派遣使者入城,劝说兵力单薄的梁县守军主动开城投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南阳军的颖川郡守周昌,却派人给韩信送来了一道十万火急的军情报告……

“什么?巨鹿城已经被汉贼攻破?赵地战场上的齐地联军和西楚军主力,也已经被汉贼给杀败了?怎么可能?这么快?!”

即便是韩信,突然收到反汉联军在巨鹿迅速惨败的消息后,也难免是大吃一惊,万分意外,赶紧抢过周昌派人送来的军情奏报细看后,韩信还又皱紧了眉头,因为周昌向他知会的这个重要消息,是南阳军细作在荥阳一带打探到的情报,仅仅只是证明确有此事,但巨鹿大战的具体经过,还有汉军的损失情况和巨鹿大战的后续发展,南阳军细作都一无所知,甚至就连汉军具体在那一天取得了这个决定性的胜利,南阳军也没有能够弄清楚。

别怪南阳军细作无能,主要是距离隔得太远,这个时代又没有什么报纸、电话或者手机迅速大量的传递信息,光靠道听途说,南阳军细作自然无法弄到巨鹿战场的准确情报。

不光韩信皱眉,随同而来的陆贾和周勃等南阳军文武也是个个眉头紧皱,紧张盘算了片刻后,陆贾还向韩信说道:“大将军,是否要重新考虑一下我们的战略计划了?汉贼在巨鹿取得大胜,已经有余力腾出手来回援三川,我们如果继续北上三川腹地,恐怕会有不小的危险。”

除了政治以外,战略和战术数值一起暴表的韩信不吭声,还是在许久后,韩信才说道:“不能放弃,也没有这个必要急着放弃我们既定的战略计划。一是赵地战场上的情况我们还不清楚,如果西楚军还有希望的话,我们就此放弃,西楚王肯定不会答应。二是距离遥远,汉贼主力就算分兵回援三川也不是十天半个月所能做到,我们的应变时间十分充足。”

说完了这些话,韩信迅速拿定主意,说道:“继续打,先把梁县拿下来,然后再见机行事!如果西楚军在赵地还有机会,我们继续北上,正好可以给西楚军帮忙分担压力。如果西楚军在赵地战局铸定,汉贼又回兵来救三川,我们就立即撤退!”

都知道韩信拿定了主意就是刘老三都改变不了,陆贾和周勃等人也没敢反对,点头领命之后,陆贾又向韩信进言道:“大将军,那是否去文大王,请大王尽快率军北上返回南阳,预防万一。”

“当然可以去文,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给大王写信。”韩信苦笑说道:“不过就现在的情况,让大王放开已经吃到嘴边的临江肥肉,恐怕比我们直接拿下三川郡治洛阳城都难。”

陆贾一想也是,便也没有浪费这个力气派人千里迢迢的去给刘老三送信。而另一边,当随同南阳军作战的西楚军大将利几知道这一情况后,也十分赞同韩信的决定,认为在还没有弄清楚赵地战场具体形势的情况下,的确没有必要急着放弃北上,应该继续向汉军的三川腹地施压,围魏救赵替北线的西楚军分担压力。

这个时候,进城劝降的南阳军使者也回到了韩信等人的面前,报告说汉军的梁县县令鬼迷心窍,被项康洗脑严重,竟敢断然拒绝南阳军的好意劝降,韩信和利几听了冷哼,也马上就决定以武力攻城,强行拿下孤立无援的梁县小城。

只有近千县兵守卫的梁县小城,当然没能挡住数量将近五万的刘项联军,在刘项联军的强攻面前只坚持了一天时间,城池就宣告陷落,拒绝投降的梁县县令自刎向项康尽忠,梁县守军也被刘项联军全歼,城里的粮草军需包括民间粮食都被刘项联军抢了一个精光,不幸成为了第一座被南阳军攻占的汉军城池。不过忠心的梁县县令和梁县汉军倒也不是白白牺牲,因为刘项联军需要耗费时间准备攻城武器,梁县守军也前前后后为主力后方争取到了五天的应变时间。

在此期间,韩信等人当然都在密切关心着北线战场的情况变化,但是无法,距离隔得实在太远了,南阳军细作的活动范围又小,仅仅只能是在荥阳和大梁等地收集情报,自然也就无法为韩信等人提供可靠的情报支持,所以韩信等人依然还是只能确定反汉联军在巨鹿吃了大败仗,项羽亲自率军加入了北线战场,掌握不了更多的准确情报。

相反的,倒是南阳腹地在这个期间送来了喜讯,说是郦商那边果然沉不住气,已经在汉中做好了出击准备,随时都有可能西出旬关,然后南下武关,同时丹水县丞也秘密与武关汉军取得了联络,给武关汉军送去了诈降书信,以接应汉军夺取丹水为诱饵,引诱汉军尽快出兵南阳腹地。

确定了这些情况后,为了继续向汉军的腹地施压,也为了引诱郦商出兵,刘项联军很快又继续北上,先是轻松拿下了沿途的阳人和思狐两座小城,继而又北上开抵新城城下,对汉军的交通咽喉河南县城形成了致命威胁。

大概是被项康的伪善仁德所欺骗吧,汉军的新城县令也同样执迷不悟,断然拒绝了南阳军遣使招降,坚持要死守城池向项康尽忠,刘项联军无奈,只能是再次停下脚步,一边准备各种攻城武器,一边派遣斥候细作四处侦察,打探三川汉军的动作反应。

韩信麾下的斥候细作还算得力,很快就把北面的敌情变化打听清楚报告到了韩信的面前,然后也不出韩信收料,在这个期间,留守荥阳的汉军大将傅宽,果然亲自率领着一万六千军队回援到了三川腹地,也果然更加重视对汉军来说更加重要的洛阳坚城,把主力带进了洛阳城中驻守,仅仅只是分兵五千补强河南县城的守军,还直接驻扎进城,早早就摆出了只守不战的防御架势。

“如果粮食问题可以解决的话,眼下倒真是一个好机会,只要拿下了河南县城,汉贼那边就非得从北线分兵回来不可。但是难啊,我们的钱粮基础太差了,就算顺利拿下了河南,也坚持不了多久,注定只会替项羽那个匹夫白白辛苦,得不偿失。”

悄悄遗憾无法在三川腹地长期作战的时候,周昌那边再一次给韩信送来了急报,也终于向韩信报告了一些分量足够的重要情报——反汉联军在巨鹿战场上是大败特败,残兵败将全部汉军驱逐出了赵国土地,项羽虽然亲自率军加入了北线战场,却因为没有了前军接应,只能是选择在平原和汉军两大兵团主力遥遥对峙。

这一次就连韩信都忍不住心里打鼓了,因为和项康猜测的一样,仅仅只是凭借这些过于笼统的情报,大概分析出汉军目前的战略形势,军事天才韩信就马上看出,汉军目前已经有了一个新的战略选择——把两大主力兵团分开,一支主力负责牵制阻拦项羽,另一支主力则掉头南下,来找与汉军不共戴天的南阳军清算旧帐!

也正因为看到了这点,韩信也终于生出了改变既定战略计划的念头,“要不要见好就收,赶紧退兵南撤?不然的话,汉贼主力大军如果突然杀来,我们恐怕就是想退兵都难!”

站在上帝视角上来看,这当然是韩信目前最好的选择,可是无法,韩信目前能够掌握的汉军情报依然严重不足,难以准确分析汉军主力的下一步动向,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及时做出正确决定。同时干扰韩信的是,这个时候,刘项联军也已经做好了攻城准备,随时都可以出兵拿下新城县城,着急进城抢钱抢粮抢女人的刘项联军将领全都在催着韩信赶紧发起攻城,其中实力和地位都在韩信之上的利几还叫嚷得比谁都凶悍。

考虑到也不差这么一两天时间,就这么放弃已经唾手可得的新城也未免太过可惜,韩信最后还是下令发起了攻城,然后也不出所料,才在用了大半个白天的时间,准备充足的刘项联军就轻松拿下了位置偏僻的新城小城,逼得汉军新城县令只能是弃城北逃,刘项联军的士卒欢呼着杀进城内,又是杀人放火,又是抢劫,肆意妄为荼毒生灵。

“哈哈!打进去了!恭喜大将军,我们又拿下一座汉贼城池了,也总算是把以前的仇报了一些了!”

见城池顺利攻破,旁边的南阳军将领当然个个都是喜笑颜开,摩拳擦掌只盼尽快享受士卒即将送来的钱财美女,目前正处于矛盾状态的韩信却没有什么喜色,随意看了一眼正在欢呼着冲进城内的守军士卒后,韩信还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打下来又有什么用?汉贼如果出动主力反攻,这座偏远城池我们连守都不敢守,还不是只能是主动放弃。”

这个时候,在周边巡逻警戒的南阳军斥候,突然押来了一个百姓打扮的男子和一匹马,进到旗阵向韩信禀报道:“禀大将军,我等在北面通往河南县的道路上,拿到了这个骑马而来的可疑男子,他自称说是大将军的故人信使,给大将军带来了故人的书信,要当面呈递给大将军你。”

“故人的书信?”朋友很少的韩信听了纳闷,问道:“他有没有说是本将军的那一位故人?”

“回禀大将军,说了,他说大将军你的故人,是原西楚军的将领冯仲。”

斥候回答的名字让韩信愕然,也让韩信立即想起了无数的往事,旁边的陆贾和周勃等人却无一不是脸上变色,纷纷怒道:“冯仲?莫非就是那个背叛了西楚王,帮着汉贼打破了彭城的冯仲匹夫?!”

“除了他,还能有谁?”韩信苦涩一笑,又随口问道:“冯仲的书信在那里?”

斥候立即呈上此前在冯仲信使身上搜出来的书信,韩信伸手接过,展开了随意一看时,冯仲的熟悉笔迹也马上就映入了韩信的眼帘,让韩信的心中不由又是一阵感慨,再紧接着,又仔细去看冯仲的书信内容后,韩信却逐渐瞪大了眼睛,还十分难得的露出了震惊神色……

“大将军,是什么情况?”

刘老三的死党陆贾和周勃早就看似无意的走到了韩信的旁边,一边问着,一边毫不客气的凑上来同看书信,而当看清楚了书信内容,看到冯仲主动把项康要亲自率军回援三川的消息直接告诉给韩信后,陆贾和周勃除了大吃一惊外,也不约而同的在心里生出了一个念头,“真的假的?项康那个奸贼,真的要亲自率领汉贼主力发起南征,出兵攻打我们?”

仔细看完了冯仲的书信后,韩信先是放下书信闭目盘算,然后又突然睁开眼睛,展开了冯仲的书信重新细看,还尤其注意研读冯仲主动向自己介绍的汉军战略局势,看着看着,韩信的脸上还不由露出了神秘笑意,此前一直笼罩在韩信心头的阴霾担忧,也逐渐的烟消云散……

“把来人带回我们的营地,好生款待,晚上本将军再亲自与他说话。”

随口吩咐了如何对待冯仲信使,还是在亲兵把老上司的信使押着走远后,韩信才转向旁边的陆贾和周勃,微笑说道:“没问题了,我们已经可以放心了,汉贼主力绝对不会直接回来,我们可以放心的等待郦商那个匹夫中计出兵了。”

“为什么?”陆贾惊讶问道:“冯仲那个匹夫,不是在书信上说,项康那个奸贼要亲自率领汉贼主力发起南征么?”

“虚张声势,想恐吓我们不敢有大动作而已,汉贼惯用的雕虫小技。”韩信无比自信的微笑说道:“西楚军偏师已经全军覆没,赵国也已经被迫投降了汉贼,齐济联军又在赵国战场上元气大伤,燕国又一直保持中立,汉贼中只要是稍微有点战略目光的人,就一定明白只能是继续在北线囤积重兵,等西楚王被迫南下回援中路战场,然后再乘势东进夺取齐地,这样才最符合汉贼的战略利益。”

“项康奸贼的帐下,能够看出这一点的人绝对不止一个两个,项康奸贼本人也是战略高手,不用别人提醒也能自己看出这点,他不会犯这么愚蠢的战略错误。所以他亲自率军回师到了濮阳,目的只是为了佯攻西楚腹地,逼迫西楚王回师中路战场,给他的北线偏师创造东进机会,绝对不会因小失大,错过乘势拿下齐地的最好时机!”

“大将军,你肯定?”陆贾将信将疑的问道。

“当然可以肯定!”韩信回答得斩钉截铁,说道:“除非是项康奸贼犯傻犯蠢,宁可错过迅速拿下齐地的最好战略时机,也要优先来打我们,否则他就绝对不会犯这样的战略错误!所以我敢肯定,接下来就算真的有汉贼军队回师三川,也只会是一支偏师,用来补强三川腹地的守卫而已,他们的主力绝对不会真的回来!”

自信说罢,韩信又微笑着在心里说道:“接下来,我只要暂时和汉贼虚与委蛇,别太过于刺激汉贼就行,等项羽那个蠢货被项康奸贼骗回了中路战场,替我缠住项康那个奸贼,我在这边不管怎么打,也都不用担心项康奸贼会带着汉贼主力回来了。”

强调一点,韩信真不是中计,仅仅只是项康犯错而已,放着已经就在嘴边的齐地肥肉不啃,偏偏要犯战略错误决心发起南征,就连张良都不明白项康为什么会要犯这样的战略大错,韩信当然也就不明白项康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大错特错的战略选择了。

汉当更强?第四百零九章 战略错误
上一章 ?|? 汉当更强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